尊敬的会员   
网站首页 >> 财经新闻 >> 文章内容

朱丹叫错陈立农:朱丹叫错陈立农:自由后的黑奴:每月赚25美元,担心妻女被侮辱,再也不回种植园

[日期:2021-04-09]   来源:  作者:   阅读: 0[字体: ]
    自由后的黑奴:每月赚25美元,担心妻女被侮辱,再也不回种植园
    
     收录于话题 引言在关于南北战争(1861年4月12日~1865年4月9日)前后美国社会变化的众多讨论中,许多研究者都提到了一个现象,那就是有一些黑人获得自由后的生活质量比被奴役时期差了许多。经研究发现,人们认为南北战争前黑奴的人均肉类摄入量高于当时英国工厂里的普通工人(白人),而黑奴被解放后的人均肉类摄入量则降低了。
    研究者以此论证黑奴获得自由后的生活质量差于被奴役时,然后得出类似于美国南北战争前,种植园主们奴役黑奴时采用的都是所谓的“家长式温情管理”,使得黑奴的待遇和生活质量比贫穷白人还要好的结论,很多人都认为这是黑人一被解放就变懒惰所致。
    
    
    
    对于这样的结论,我是不太赞成的,请注意,因为只要是奴隶制,那么别管是什么样的奴隶制,它对大多数奴隶来说都是无人性的。
    
    从事家仆工作的黑奴
    上述的那一所谓结论太过片面,与历史上大多数黑奴的待遇情况相抵触,一些研究者指出“一些黑人获得自由后的生活质量反而比被奴役时期差许多”的情况不可否认确实存在,但那是少数黑人的情况,多发生在从事家仆工作的黑奴身上,以及奴隶主只有少数几个黑奴的情况下。
    
    黑奴可以成为管家,待遇确实很不错
    而至于广大的“大田奴隶”,也就是每天在棉花种植园里工作、生活的黑奴待遇就很差了,他们的生命没有任何保障,工作时不但会挨鞭子,每天还要担心自己的妻女会不会被奴隶主侵犯凌辱。
    
    工作的黑奴
    种植园主对黑奴所谓的照顾,也仅限于让黑奴能够吃饱,下雨时不用外出淋雨,生小病时会给他们请医生来看病,天冷时给多发两件衣服,但黑奴干活稍慢一步还是要挨鞭子的,敢顶嘴也是要挨打的。
    
    
    
    
    
    
    在1805年时,每个黑奴每年还只能耕作5公顷棉花田,但是当奴隶主广泛使用酷刑压榨黑奴之后,黑奴每年能耕作的棉花田数量就涨到10公顷,翻了整整一倍!你想想当时的那些种植园主们为了得到这种产量翻倍的效果,到底采用了多少酷刑!
    
    
    
    
    
    
    那些声称种植园主们都是大善人,对待黑奴很友好的人,来看看被解放后的黑奴自己怎么说吧。这里要感谢古董收藏者们对美国旧日报纸的收藏,让我们能够看到当时被解放的黑奴写给昔日奴隶主的信件内容:
    代顿市,俄亥俄州
    1865年8月7日
    致我旧日的主人,P.H.安德森上校,大泉市,田纳西
    
    
    先生:来信已收到。我很欣慰您还没忘了乔顿,还想让我搬回去和您一起生活,还许诺要比其他人更好地对待我。我一直对您也一直放心不下,我原以为北方佬很久以前就因为您在自家私藏叛军而把您绞死了呢。当时您听说联邦军在马丁上校家的马棚里留下了一名伤员,于是就专程赶过去把人家杀了。
    
    
    依我的愚见,这件事情北方佬大概也从没听说过吧?尽管您在我离开之前朝我开了两枪,但是我依然不愿听到您出事的消息,您还没死我真是太高兴了,我也很想回到亲爱的老家看一看,再次见到玛丽小姐、玛莎小姐、艾伦、艾斯特、格林与李。请代我向他们问好。如果这辈子无缘再见,我很希望能在天堂里见到他们。我在纳什维尔医院工作的时候原本打算回去看您的,不过一位邻居告诉我亨利只要一见到我就会开枪打我。
    
    
    我很想知道这一次您愿意为我提供怎样优厚的工作机会,我在这里混得还行,我一个月能赚二十五美元,雇主还提供了免费三餐与衣物。曼迪终于有了一个舒适的家,当地人都尊称她安德森夫人,孩子们米莉、简与格兰迪在学校里都表现不错,老师还告诉我格兰迪脑子很灵,将来兴许能当牧师呢。这里的人们都很厚待我们,有时我们去田纳西州也能听到别人说闲话:“那帮黑人从前都是奴隶。”孩子们听到这种话都很难受,我就告诉他们,在田纳西州为安德森上校家当奴隶没什么好丢人的,好些黑皮要是能成为您家的奴隶都会感到高人一等,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
    
    
    您要是愿意在回信中讲清楚您打算付我多少工资,那我就能更好地决定搬回去对我有没有好处了。至于我的自由,您说这次我有自由,这方面已经没有什么可供提高的余地了,因为我在1864年就从纳什维尔的宪兵总司令手里拿到了自由文书。
    
    
    曼迪说要是没有证据表明您真心打算善待我们,她就不敢回去,我们两个商议之后决定考验一下您的诚意:请您将我们在您家干活这些年来的应得工资寄给我们, 只要您把钱寄来,咱们之间的旧账就算一笔勾销了,从今往后我们将会十分乐意地仰赖您的正直与友谊。
    
    
    我为您忠诚服务了三十二年,曼迪为您服务了二十年,根据我目前月薪二十五美元的收入水平,以及曼迪每周两美元的水平,这些年来我们两个的应得工资是一万一千六百八十美元,加上这笔钱这些年来衍生的利息,减去您为我们购买衣物的费用,为我安排三次医生登门问诊的费用,以及为曼迪拔掉一颗蛀牙的费用,最终的额度就是我们理应获得的款项,请通过亚当斯特快将钱款送来,转交给俄亥俄州代顿市的V.温特斯律师即可。
    
    
    假如您不能为我们过去的忠诚服务付钱,我们也无法相信您关于未来的许诺,我们相信,造物主已经擦亮了您的双眼,让您看清了您与您的父辈对于我与我的父辈所施加的各种不义之举。我们为您们世代辛劳,却一无所获,如今我每周六晚上都能领取薪水,但是在田纳西黑人就像牛马一样全无发薪日可言,对于那些欺诈雇工的人们来说,算总账的日子早晚都会到的。
    
    
    在回信当中烦请您注明米莉与简能否得到安全对待,她们都已经长成漂亮的大姑娘了,您应该还记得可怜的玛蒂尔达与凯瑟琳遭遇了什么,我宁肯待在这里挨饿,以至于饿死,也不愿看到我的女儿在小少爷们手中遭受羞辱与摧残,此外还希望您能注明您家附近有没有面向黑人儿童的学校,我平生最大的心愿就是让我的子女接受教育,养成品德高尚的习惯。
    
    
    最后请代我向乔治.卡特先生致谢,多谢他在当初您开枪打我的时候抢下了手枪。
    
    
    您曾经的仆役,乔顿.安德森。
    
    
    
    上面的这封信写于1865年8月7日,由一位被解放奴隶乔顿·安德森所写,他本是田纳西州安德森上校家一处种植园里的黑奴,1864年时,联邦军队攻占了乔顿·安德森所在的种植园,并将种植园里的黑奴全部解放。
    被解放后的大多数黑奴,根本没有对种植园里的生活有任何怀念,反而是不顾原主人的愤怒与威胁,立刻就离开了种植园,乔顿·安德森便是如此,一听到自由了,他就携妻子儿女前往俄亥俄州的代顿市定居,快速远离了种植园。
    
    一户黑人家庭
    有意思的是,当南北战争结束后(1865年结束),安德森上校家的种植园因为没有了黑奴辛苦劳作而陷入债务缠身的窘境,乔顿·安德森的旧主人无奈之下,联系了乔顿·安德森这个他认识的唯一一位既有农业技术,又有可能说服其他解放黑奴回来的前奴隶,希望乔顿·安德森可以回到种植园里工作,并许诺给与很好的待遇。
    
    
    
    但当乔顿·安德森收到旧日奴隶主的来信后,考虑了几天,便拒绝了,不识字的他让自己的朋友瓦伦汀.温特斯律师帮忙给曾经的奴隶主写了一封回信,回信内容由乔顿·安德森自己口述。
    温特斯律师在征得乔顿·安德森同意后,还为这封信添加了一个非正式标题,《一位自由人写给旧日主人的信》,并在当地报纸上公开发表,因其代表了大多数被解放黑奴的真实想法,所以该信的内容传播广泛,在当时整个美国乃至于欧洲部分地区都反响很大。
    
    
    
    看完上面那封信你觉得黑奴在种植园里的生活如何呢?他们不但要努力工作,每天还要担心自己的妻女会不会被小少爷们凌辱,这能算好生活???
    
    被做人体试验的女黑奴
    在乔顿·安德森给自己旧主人写信的当年,他旧主人的种植园就因为缺少劳动力劳作而颗粒无收,最后其种植园只能低价卖出去(当时被抛售的种植园太多了)偿还债务,种植园主本人则在几年后死于赤贫,时年四十四岁,而乔顿.安德森则于1907年去世,享年八十一岁,留下了十一名子女。
    
    一户黑人家庭
    前几天收集美国人奴役黑奴的历史资料时,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美国联邦政府在1865年宣布废除奴隶制时,当时南方蓄奴州之一的密西西比州否决了这一修正案,直到到1995年才通过了该修正案。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忘记了将结果正式通知联邦档案管理员,最后一直到2013年,密西西比州才正式批准了有关废奴的第13条修正案。
    
    
    
    也就是说,2013年之前,奴隶制在密西西比州竟然都是合法的。不过,也不用担心密西西比州在1865年后还有黑奴存在,因为联邦政府早已通过了废奴的相关修正案,而在美国,联邦法律更高,大于各州的法律,当两者规定相违背时,必须按照联邦法律实行,州法作废。因此即使密西西比州否决了关于废除奴隶制的修正案,该州的公民也不得再蓄奴,否则就是违背联邦法律。
    
    
    
    
相关评论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